首页 > 新闻速递

记忆深处的“洋油灯

  在记忆深处,总有那么一盏小油灯在风中摇曳着昏黄色的光亮,朦朦胧胧,忽明忽暗。那些藏在灯光后面的故事,不经意间会越来越清晰。我忘不了孩提时代苦涩的青葱岁月;忘不了灯光下父母辛勤劳作的背影;忘不了老家那一个又一个令人难忘的夜晚。那些既让我感到有些心酸,又让我感到有些留恋的往事。定格在脑海中,一幕幕呈现在眼前,。  洋油灯是老家当地的叫法,据爷爷讲,在早,家家点灯用的是豆油,所以叫豆油灯,后来洋人的洋油、洋火进了中国,才有了洋油灯有了洋火。洋油灯就是煤油灯,洋火就是火柴。  我的老家在义县西部山区,小地名叫杨树沟。这个村名非常贴切,村子在小凌河支流一条长满杨树的河谷里,山清水秀,鸟语花香,村里至今还流传着一句俗话苏杭二州,不如杨树沟。其实这是一种乡情,谁能对生养自己的家乡没有感情啊!  家乡的山水在小时候的记忆里充满诗情画意。可那时的日子,过得却异常艰苦。上中学以前,村上还没有电,煤油灯成了家家户户必备的生活用品。  老家的煤油灯分几个档次,有保险灯、手灯、小煤油灯几种。保险灯其实一点也不保险,除了灯盖和用八号铁线做成的灯圈,其余灯伞、灯罩、油壶都是玻璃的,一不小心就碰碎。但有灯罩和灯伞,既不容易被风吹灭,灯伞反光又增加屋里亮度,不足之处是灯捻大,耗油多,这对过小日子的乡亲们来说实在是个负担,平时几乎不用,只有到年节才从房梁上摘下来用几天。  手灯,顾名思义就是用手提着的灯,可以提着照路、可以防风吹雨打。但这种灯也耗油大,平时很少使用,常用的都是小油灯,制作也简单,找个瓶瓶罐罐,弄个铁盖,中间凿个眼,按个铁灯芯穿上灯捻就可以用了。  那时,村里人为了省钱,天黑得实在看不清东西了才舍得点灯。如果遇上一个月朗星稀的夜晚,干脆就不点灯了。老人还有一套说词不点灯,饭也不会扒拉到鼻子里,尿也不会撒到裤兜里。  过去,农村造的土平房四面漏风,在屋子里的小油灯也会经常被风吹灭。人们就在屋里的山墙上垒出一个灯窝,把油灯放进去,防止风吹。这样的灯窝里屋、外屋都有,甚至公用的碾坊、磨坊也留出一个防风的灯窝。  我家里使用的是小煤油灯,大部分时间都是放在里屋炕头山墙的灯窝里。母亲就着灯窝里射出的亮光给我们缝补衣服,身后的墙壁上映出她清晰的投影。赶上贪黑做饭,油灯就得放到外屋灶台上方墙壁的灯窝里,油灯发出的光摇摆不定,照在母亲慈祥的脸上,至今让我难以忘怀。  家里的小油灯几乎常年陪着母亲趟黑起早,一家十口人的针线活,都是母亲在灯下赶制出来的,还要搞副业编炕席,换回零花钱。父亲在生产队跟大马车,有时给供销社拉脚往一百多里地的县城土杂公司送炕万博亚洲,新万博娱乐manbetx,万博娱乐国际席。母亲凌晨二、三点钟就得点亮小油灯给父亲做饭,第二天晚上还要在灯下做活,等父亲从城里回来,经常等到半夜。  随着门的响声,父亲终于回来了,母亲下地端着小油灯把做好的饭菜放回锅里温热,再把小油灯和饭菜端回放在饭桌上搭对父亲吃饭。这时候如果我们醒着,父亲就会把从城里买回的糖果之类的小食品分给我们吃。那时候,父亲进城生产队每天只补助一块五毛七,她在城里大车店买两个馒头要一碗开水糊弄就是一顿饭。省出点补助费总不忘给自己的孩子买点啥。可怜天下父母心,现在想起来,心里还是酸酸的,有一种说不出的滋味。  1963年我考上了义县第六初中,学校在留龙沟,离家五十里地,只能住宿。学校虽然在乡政府所在地,但也没通电。学校一早一晚都安排自习课,当然就离不开煤油灯。那时,每个班教室三间,屋梁上挂两盏保险灯,学生轮流值日擦灯伞、灯罩,给灯加煤油。保险灯比家里的小油灯亮堂多了,但教室里还是有灯光照不到的地方,灯的影子投在灯下的座位上,灯光还是很暗。尽管条件这样艰苦,同学们都珍惜自习时间,熄灯的钟声响后,谁也不愿离开教室到寝室睡觉,班主任老师只好把学生撵出教室,吹灭灯,锁上门。  我们都知道老师这样做是对我们好,但有时回到寝室怎么也睡不着,想到父母油灯下含辛茹苦的样子,觉得不用功学习对不起他们,于是就开始琢磨对付老师的办法。我就曾经做过一件傻事。  那是冬天一个晚上,为了第二天起早不用钥匙也能进教室看书,下晚自习前,我神不知鬼不觉偷偷把一扇窗户的插销拔起来。心里有事,后半夜三点就醒了。同学们都在梦乡。我悄悄溜出寝室,拉开教室没插那扇窗户爬进去,准备把保险灯点亮,这时才想到自己没有火柴,没法把灯点亮。夜深人静,到哪去找火呀!我正懊悔,忽然想到教室里的火炉。还好炉灰里还有火星,拿来一张纸想把火引着。可怎么往火星上吹气,纸就是不着火。我想往火星上倒点煤油也许能把火引着,就把保险灯油壶摘下来,刚往火星上倒,火苗嘭的一下窜起来,把眼眉和额头上的头发一下燎光了。老师知道后把我叫到办公室,本想严厉地批评一顿,看我被万博亚洲,新万博娱乐manbetx,万博娱乐国际火燎红的脸一根眼眉也没有,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......  老家的洋油灯照亮那个年代,见证了那个年代的艰苦岁月,老家的洋油灯珍藏在我童年的记忆里,也照亮了我的人生之路。我会一直珍藏下去,直到永远、永远。   

卧龙亭